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和平饭店》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6章

时间:2019-01-19编辑:

1
在西餐厅里,乔治白对瑞恩说:“听说内尔纳没事儿了。”
瑞恩说:“那就好,他要被日本人错抓了,可是你我的损失。”
而在此时,有一名医生拎着医药箱跟着警察B走出313房间。
内尔纳

和平饭店

推荐指数:10分

《和平饭店》在线阅读

《和平饭店》第6章 免费试读

1

在西餐厅里,乔治白对瑞恩说:“听说内尔纳没事儿了。”

瑞恩说:“那就好,他要被日本人错抓了,可是你我的损失。”

而在此时,有一名医生拎着医药箱跟着警察B走出313房间。

内尔纳向门外大吼:“别以为这样就能息事宁人!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接着,他迅速走到保险柜边,打开虚掩的柜门,探手进去,摸出一个粘着胶条的小圆筒,抠开盖,倒出里面的东西,正是一枚胶卷。

与此同时,陈氏兄弟和陆黛玲从电梯里走出来。

陈敏章说:“放宽心吧,姑娘,大家能回房间,就说明事儿快结了。”

陆黛玲点了点头后,向与陈氏兄弟不同的方向走去。

当陈氏兄弟走到310房间时,内尔纳忽然从313房间探出头来,看到陈氏兄弟后,又退回房间。陈敏章悄声地说:“内尔纳的确有古怪。”然后,他转身进入310房间,而陈敏正回到自己的314房间。

此时,413房间内,医生正在给肖苰清理伤口,便衣A正对石原耳语着什么。石原转看肖苰说:“如我所料,杀鸡骇猴。”石原得意地拍了拍便衣A的肩,走出413房间,然后下楼敲开316房间的门。

房间里,王大顶正对窦警长说着:“她就是共产党,没跑儿。”

见石原进来,窦警长向他点了点头。

“我是路过和平饭店,想进来喝杯咖啡,看她有几分姿色,就上去搭讪,开始她爱答不理,可没多久你们堵进来,她就变 态度了。”王大顶瞥了眼陈佳影,“她说她丈夫没来,但房间订的是两人,盘查的时候恐怕说不清楚,所以,她就恳求我暂时冒充她丈夫,还暗示我可以像真夫妻一样。”

“人渣!”陈佳影恨恨地骂了一声。

王大顶看了眼窦警长,继续说:“后来我俩进了房间,谁想你们要抓的那家伙就躲里头呢,而且紧接着你们就来查房,这要撞个正着就百口难辩了呀,所以,我俩就假装夫妻打架,把你们挡过去了。你们要发现我俩跟那家伙在一屋子里,肯定得怀疑我们是同伙,对吧?”

窦警长冷冷地说:“说过程。”

“那个戴眼镜的白胖家伙,是我连威胁带哀求才把他打发走的。把那白胖子打发走之后,我以为就没事儿了,还觉得这场艳 遇挺刺激,谁想又活见鬼地你们查起共产党了。”王大顶转向陈佳影说,“这时候她紧张了,也是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她是共产党,她把我拴一根绳上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结果我只能受她胁迫,乘大家打架的时候夺路逃跑,没想到还被人打晕扔进卫生间了,多亏最后窦警长教导了我,警醒了我,才让我鼓起勇气,站出来揭发她,从而不让自己越陷越深。”

窦警长冷冷一笑说:“陈女士说得一点儿没错,你的确是个人渣!”

2

窦警长将陈佳影押进地下室的一间刑讯室里。窦警长说:“陈女士,您那假丈夫为了明哲保身,口供里肯定删减或改动了很多情节,不过那些都无关痛痒,因为重点在你之后会给我们提供什么信息。”

陈佳影说:“直接杀了我。”

窦警长不由得一愣说:“什么?”

陈佳影恨恨地说:“或者割掉那王八蛋的舌头剁碎喂狗!”

窦警长说:“事到如今,就别再扮演怨妇了,你这个谎撑不下去的。”

在316房间,石原依旧审问着王大顶。

王大顶说:“事实上,我的日本名字叫川岛……”

石原一个大耳刮子将他扇了回去:“说实话。”

王大顶委屈地说:“我发现您很奇怪啊,我给日籍客人们帮腔,您愤怒;我说有日本名字,您也愤怒,您对自己的出身到底有多自卑啊?”

石原又扬起了手,王大顶本能地抬手止住:“我警告你啊,我虽然被胁迫着做了些事儿,但我也是个有身份的人!我……我那个……”

石原说:“你什么?”

王大顶干咳一声说:“我那个给一些场所提供医疗用途麻醉品。”

石原不由得一脸惊愕说:“你走私鸦片?”

王大顶慌忙说:“哎,我检举共产党,总算是立功的吧?”

刑讯室里,陈佳影歇斯底里地说:“我没说谎,是他在说谎,替我宰了他,我给你回报。”

窦警长大吼说:“别把这里当游戏场!”

陈佳影说:“那些鬼话漏洞百出,你听不出来吗?”

窦警长说:“那就请你给我一个清晰的解答。”

316房间的王大顶依然扯着淡:“我的鸦片买卖来源渠道特殊,直接影响了官方贸易,我有罪。”

石原说:“停止!我没兴趣听你说鸦片买卖。”

王大顶说:“那你让我说什么呀?”

石原说:“我们搜捕的那名要犯,不是自己跑掉,是你们帮他跑的。”

王大顶说:“你没完没了?盯着我干吗呀?真神我都请出来了,有问题你们去问她呀。”

石原盯视着王大顶说:“其实我很清楚,你在耍花腔,但是,我一点儿都不心急,因为那名要犯已在我们掌控之下,你是什么人,跟女共产党是不是同伙,不用多久,我们都可以验证出来。”

3

唐凌拉着人力车来到一处楼角停下,边啃着大列巴边窥扫周围,他的斜对面就是那个酱门酒坊,街道上人流如常。不远处面包店边,有个卖烟男子靠墙站着,面包店对面的有轨电车站,一个男子正在看报纸。

唐凌心头不禁一紧,心说:“不好,都是些便衣!”

这时,文编辑从胡同口走了出来,他看到前方有个瞎子居然回身看了他一眼,便意识到被人盯梢了,于是,回身狂奔起来。

这边的唐凌猛抓起车把便想冲过去,不料,紧接着有警哨声响起,他当即停了脚步。在楼顶,一个粗壮男子正吹着警哨。

狂奔的文编辑猛见一对男女拔枪扑来,转身便跑,却又见两名男子边追过来边掏枪出怀。瞎子闪身出来,大叫说:“抓活的,别开枪!”

瞎子话音未落,那对男女已经“砰砰砰”地向文编辑开了几枪,文编辑随即中枪倒地。瞎子蹲在文编辑身边,摸了一下颈动脉后,缓缓站起身子,忽然转身“啪啪啪啪”给了那对男女一通耳光。

唐凌看着这一切,脸色沉了起来,拉着人力车,悄然离开。

医院重症病房内,日下步暴怒地转向那警监,咆哮着说:“活的!我要开口说话的活人,那帮蠢货却把唯一的活口给打死了。”他转指病床上的冯先生,“难道真要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生死难卜的重伤者身上吗?”

在316房间,石原听到汇报后,惊愕地说:“打死了?有没有发现?”

便衣A低声说:“没有,搜检尸体没有发现胶卷,确定已被转移。”

石原狠狠地骂了一句:“八嘎!我们靠自己吧。”

4

在刑讯室内,陈佳影面无表情地说着:“我是满铁株式会社东亚经济调查局的文员,从事数据分析工作,主管课长是野间平二,至于我的混蛋丈夫王伯仁……”

窦警长咆哮打断说:“给我闭嘴!别说我没提醒你,在这里,把真话说出来对你是一种解脱,而对我,仅是让业绩再扩大一点儿。无所谓,你迟早要被送去宪兵队,但区别在于让他们撬你的嘴会异常的残酷。”

这时,石原心急火燎地走了进来,与窦警长耳语:“文姓要犯在围捕时中弹身亡。”石原看了眼陈佳影,“她交代了没有?”

窦警长说:“快了。”

“八嘎!”石原顿时气急败坏,撸着袖子要扑向陈佳影。

“给我打住!”窦警长一把将他拽住,“你在那头没开和急了眼,就来这边儿抢功,不仗义吧?”

石原皱眉说:“你说什么?”

窦警长冷冷地说:“不是吗?”

石原咬牙切齿说:“那你就尽快让我看到成效。”

窦警长说:“放心吧。”说着,他忽然绕到陈佳影身后,猛地抓起她反铐在椅背木条上的双手,往两边反拧开去,陈佳影痛声惨叫。

窦警长说:“给我听好了,你的身份、任务、所属组织及其成员都给我老老实实吐出来!否则,我保证你送去宪兵队的时候,就已经残废了。”

陈佳影舔了舔嘴唇说:“民国……二十一年……十月十六日……大宏米店人去楼空……从掌柜到伙计至今下落不明。场所内残留信息痕迹经整合分析之后,证实这是一个秘密通讯点,在觉察到秘密围捕的风声时,迅速做了转移……行动前夜,几名宪兵在艺妓馆醉酒,围捕信息的泄露,疑是由此导致。”石原眼睛一亮说:“这是警务厅的机密档案。”

陈佳影又说:“去年二月,市警察厅泄密事件,两名华警被秘密处决,事后经信息痕迹分析,确定是起冤案,泄密者应是外部人员。因为涉及市厅内部的权力斗争,此案未做后续调查。”

窦警长说:“对不起,这也是一起已做存档的机密事件,除非你知道真相,否则此类口供毫无用处。”

陈佳影继续说道:“樱花道十四号维纳利商行,疑是共产党的一处秘密站点,监视令下达十六小时后,也就是昨天,我被困在和平饭店当天的上午,该商行却忽遭洗劫,人员因发生抵抗全数被杀,所存材料亦被全数带走。经过残留信息痕迹分析,确定施袭者是宪兵队的特务部门,两方撞车有可能是情报沟通不畅,或者是某一方急功近利,不讲规矩。”

窦警长惊愕地说:“两方?宪兵队和满铁?”

陈佳影说:“分析报告我还没来得及形成文字。”

石原说:“你是什么人?”

陈佳影盯视着石原说:“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拨完后,再加拨7423,之后你可直接核实我的身份。”石原接过号码,走出刑讯室。

不一会儿,石原返回刑讯室,走到窦警长身边说:“刚才我电话咨询了,陈佳影不只是经济调查局的文员,她还是满铁情报机构特聘的行为痕迹分析专家,这层身份绝密。”

窦警长一惊说:“所以她一直这么隐晦?”

石原说:“窦警长,满铁征召机要人员,审查非常严苛。”

窦警长无奈地说:“我知道,可她那位王先生,又是什么情况?”

石原喃喃地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和平饭店

和平饭店

作者:肖午杨树类型:状态:连载中

小说描写了中共地下党南宫瑛潜伏到满铁株式会社扮演陈佳影在和平饭店参与“政治献金”一案,凭借自身的智谋和机巧,与土匪王大顶,潜伏党员窦仕骁完美配合,最终给予日方及伪满洲国巨大打击。小说节奏快,紧张烧脑,步步惊心。将儿女情长融入家国大义,有人在极限状态下的隐忍不发,也有对人性的观照和同情。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