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吖漫画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更新时间:2019-01-24 02:02:12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已完结

王爷的兄弟是弃妃

来源:草爷漫社作者:梦雨迟歌分类:穿越主角:沈堂风,显珇

新皇帝即位后,迎来开轩王朝,在新皇帝显景帝的统治下,展开了一场政治运动。前朝名门望族在此次运动中惨遭灭门,或者削弱势力。皇帝赐婚,三朝大家冉家长女冉玫心嫁给六王爷,却在家族没落后,被王府里的人应宫里的命令毒害。后被沈堂风魂穿附身,在王府作威作福,和兄弟显珇好不快活。可随后两人发现宫里还是留不得冉玫心,于是调查发现朝廷中暗藏党羽,谋害了冉家,造成一门冤案。从此,二人平静地生活被卷入一些斗争之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堂风猛然从梦中醒来,是在四更天。他整个后背被汗浸湿,整人也都处在惊吓状态中。

他摸索着喊门外:“四忠!点灯!让你守夜你死哪里去了?”

没人回应,沈堂风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惶恐。

他梦见自己大晚上去游湖,想坐在船上喝小酒搂一个荷花一样的水乡女子,闲情逸致一晚上。

可是半路湖边,窜出一排歹徒,没错就是一排!

很整齐的跳出来!沈堂风心想自己做个梦细节这么多,可他再回想,自己后来还被歹徒一刀了解了,后来就吓醒了。

狗日的,要钱要色直说,哪里会直接要我的命呢?

沈堂风捂了捂自己的胸口,安抚了那颗嘭嘭直跳的心,不由得心想这梦真真实,血腥味和惨叫声都像是亲自经历的一样。

嗯,自己多久没练了,胸肌都软了这么多。

等等,胸肌?

凭他多年的手感,自己绝对是长了一对胸!沈堂风翻身下床,猛的惊叫一声,自己的身子怎么这么弱,脚一软摔下去了。

不会的,不会的,“四忠!余青!”沈堂风大声喊叫自己的贴身护卫,可是,门外死一片寂静。

他砸开窗户,接着凄惨的月光看出自己一双骨感的手,一袭丝滑的月白衣裳,披着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自己怎么成了女人!

他摸了摸胸,臀,腰,摸着摸着差点起反应...想到这他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什么时候了还在不正经!

为了知道自己是谁,这里是哪,他决定——睡觉!

也许是个梦,睡一觉就好了,他这么安慰自己。

早上,沈堂风在亮堂堂的屋里照镜子,他看着镜中那貌似熟悉的面孔,一双无神的细长眼睛,瘦小的脸庞,高颧骨,淡眉毛,若加上忧伤的表情,就跟昨晚的月牙一样凄凉。

皮肤很白,定是许久没见光,纤细的身躯真的不堪一握,穿着简单的对襟衣裳,露出深凹的锁骨来。

自己好像见过她,就是这样引人怜悯的眼神和小脸儿,自己绝对有印象!

搞不好是以前的相好,那自己就是遭报应了。

妈的,沈堂风突然骂道,显珇他娶了妃子还到处风流呢,怎么不见他狗日的变成女人?不过一想到自己和兄弟都成了女人,心头一紧,莫名觉得刺激。

不一会门外有人进来,带着面罩,抬着布床,穿一身黑,后面跟着白衣丫鬟。几个人若无其事地进门,摆好一些东西,点上熏香...丫鬟们又开始贴符来。

沈堂风坐在椅子上看到这一切,不禁问了:“你们是来请安还是来收尸的?”

“当然是来收......。”

“鬼啊!”

屋里院外尖叫连连,沈堂风吓得目瞪口呆,有位小厮边跑边摔,沈堂风走路都跟得上他。

小厮没办法,跪下磕头:“王妃息怒,要害死你的是我,啊不!呸呸!不是我不是我!”他说完眼睛一闭,大叫一声,爬似地跑了出去。

沈堂风看着他们,走到院里环顾四周,竟然感觉有说不出的熟悉感。他脑子开始痛起来,而他不肯强迫自己再想下去,就回到屋内坐在椅子上。

他心想:那奴才说我死了?不对,应该是说这身体的主人死了,那我就不是平白变成女人,而是她死后我的魂进入了她身体里然后诈尸了?

我去,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沈堂风掰着手指头在数数,很真诚地说:“就是骗了些小姑娘,惹了些良家少妇,千錵楼的花魁恨我又爱我......啧,怎么自己都感觉自己该呢?”他反省了一下,可是并没有用。

正继续天马行空,门外进来位端庄地老嬷嬷,她对自己行礼:“参见冉王妃。”

沈堂风咽了咽口水,问:“你,你叫我啥?”

也许是药量不够,不过不死也该傻了...嬷嬷露出确信的眼神来,她知道,以王妃的性子不可能这样说话和装傻。她恭恭敬敬地回答:“您是冉氏长女,六王爷显珇唯一的妃子,冉玟心。”

沈堂风突然瞪大了眼!

怪不得,这样熟悉,原来是她!

仅见过两面,显珇大婚之时,她像个大红大彩的花瓶,默默行完大礼,拖着长长地裙尾去寝宫。第二次她在家宴上,白的似月,隐隐地流露出清高的冷来。

显珇跟堂风略有不同,显珇是皇室大宗,一脉贵族血统,他不喜沾染政事。所以,他对自己王妃背后的政治因素是完全不知道,他只当娶了个陌生女子罢了。

沈堂风自小出口成“脏”,完全一地痞性子,身为高官子弟却混迹于市井之中。他听到的,可比显珇多多了。

茶铺里有些人就爱小心地谈:皇上将冉家势力渐渐分散,儿子都封为边关大将军,送死去了。

女儿嫁入皇家来,不和娘家有什么关系,也给不了娘家好处——冉小姐不受宠。

冉家树一般地倒下,党羽猢狲都散去,这冉王妃也是留不得了。

沈堂风惊出一身冷汗,赶忙问那嬷嬷:“老珇...不是,王爷在哪?”

嬷嬷抬起头,看看王妃,觉得失礼又再屈首回答:“王妃真是忘了,王爷出游去了,要明天才会回府。”

“我......”沈堂风差点骂出来,急忙改口,“我还真是想他了。”

府里的嬷嬷怔了怔,王妃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沈堂风也察觉失口,他听他兄弟说过,王妃就是一性冷谈,娶过来话都没说过几句。

现在,他必须待到显珇回来。

嬷嬷借口退下,她冷眼扫过大堂一角的饭菜,丫鬟还没来得及收拾。“去,把王妃的住所收拾收拾。”

她用眼神示意府里的人过来,悄悄道:“王妃疯了,她应该记不得赐死的事。如果可以,就直接动手,不要再让人知道。”

屋内,沈堂风看到了饭菜。他意识到饭菜里有毒,不由得想吐,自己的这幅身体如果是被毒死的,那不是肚子里还有?

他不敢怠慢重生的生命,去院子里找个树下扣嗓子眼去了,呕了半天,正有感觉,突觉背后有人,一转身,吐了那人一身。

只见一拿刀的汉子,惊愕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了。

沈堂风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来人啊,有刺客!”他不顾衣衫碍事,狂奔出去,院外正有一群人。

沈堂风庆幸来人了,正笑,笑容又猛的消失,他看见那些人手里也拿着刀,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你们不用来了!离我远点!”沈堂风一个转身朝另一条小路跑去。

后面人要追,被林子里藏身的嬷嬷阻止了,嬷嬷沉声道:“还嫌动静不够大吗?上云哪里去了?”

说着,满身呕吐物的上云跑出来,却反方向奔向水井。直到其他人都对他敬而远之,有人还问:“上云大人,怎么成这样了?”

“上云大人好像有洁癖。”

“行了,他要洗洗就去吧。”嬷嬷厌恶地移开视线,“我去稳定王妃的情绪,要处理她的时候还多的是,今天中午你们就去西苑守着。”

嬷嬷心里发慌得很,冉王妃是不是命不该绝呢?

可自己没法留她,就像保不住那好奇的小丫鬟一样。

这里沈堂风凭着记忆跑去显珇的寝宫,王府他比冉王妃轻车熟路多了,他带着莫名的自豪感冲向目的地。

他一定要活到显珇回来,他要让显珇相信他现在成了王爷府里的弃妃。

而府里的人,只想在王爷回来之前除掉她。

猜你喜欢

  1. 魂穿 小说
  2. 王妃小说
  3. 轻松小说
  4. 虐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